像呼吸一樣廚著愛醬和rui天使

寶塚Maamaka /Maadai /Airiku/Akkisao
三國丕子四友中心
德三羅希不拆不逆

 

丕司馬—段子集合

(如題。超短段子。整理備忘錄的時候發現的。

最近在畫呂陳r18呢,呂陳糧少,飆車都孤單......
喜歡的話請務必留下些什麼,食用愉快。)



1.傲嬌司馬懿
「那麼子桓,如果有朝一日,那些事情變得不重要了......」
「也還是在一起吧。」
「嗯?」
「嗯什麼......?」
「嗯?」
「......也請還是跟我在一起吧。」
「哦,考慮。」

2.平行世界
「如果我們活在另一個世界裏,太平盛世,物豐民安,我不是魏王之子,不需要爭位奪嫡,我們也不需要打仗......」
「那你還能做什麼?」司馬懿放下手中書簡,一臉鄙夷的打斷他。
「做什麼......」面前的官二代少爺怔了怔,隨即癟下臉做委屈受傷貌。
「做......」
「......愛吧。」為了表示抗議,曹丕故意用司馬懿聽得見的音量嘟囔道,然後將袖子一甩在他正在看的書簡上,負氣走了。
司馬懿望著他離去的背影,在陰暗長廊上走得好遠好遠,淡淡笑著,輕聲對自己說:「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啊,如果真能有那個世界的話。」

3.建安
「你想要什麼?」
司馬懿靠在他耳朵邊輕聲問他。
年少的男人不說話,臉往下埋了埋,似乎想從頰邊的細語逃開。
司馬懿也不追,按兵不動,果然一會兒曹丕先忍不住了。用額頭抵著喉結,磨蹭著,去鑽他脖頸的空,他想表示他不要說,卻開始啜泣。
「先生......」
語聲又停。
但司馬懿聽見了他彆扭而沒有說出來的話,於是露齒而笑。
——「好。」

4.與黃初
「世子殿下!」
曹丕停下了手上動作,抬起頭看著他,司馬懿勉強自己四目相對。那彷彿遭受背叛的表情,在左胸處引起一陣微不可察的鈍痛,對此他卻什麼也做不到。
曹丕在問,他怎能這樣現實冷漠。
然後終歸無聲,曹丕一甩手放開了他,司馬懿唯一能做的,便是低頭理理自己的衣襟。


他將他送往最寂寞的地方。天下何其廣闊,君惟一人。

5.多疑
「我會死的。」
「不,你不會。」
「我會死的。」
「你不會。」
「我會。」他抬起頭直視他。
「我知道,但不是這次。」他一字一字的說,將他壓回自己懷中。
但他又掙扎著爬起來。
「看著我。」
「好。」
「不要忘記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
「一直到?」
「一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刻為止。」
他滿意的拍拍他的臉,沈入他溫暖的胸膛,像安心回到貝殼中的寄居蟹。

6.在孵出新的太陽的那座山
再也不分開,和再也分不開,有主動被動上的差別。

7.平行世界

此一生,飲盡繁華還酹首陽舊團圓。

此一生,追逐失落的偉大與世間最冷的寂寞共相伴。

下一世,願你自由自在,沒有決定的道路,沒有太過高大的陰影庇護,沒有越爬越冷的山巔。願你太平,願你被愛並感覺被愛。
也許你會在千年後那個盛世重新變成雛兒,也許你會普通的成為一個學生,擁有小小的夢想,體會艱辛的現實,然後做一份適合你的工作。

也許你還會像這一生那樣愛寫詩,成為一個詩人,一個文學評論家。

也許以新的生命對酒高歌。

或許我們在那個世界裏兩不相識,毫無相干,過著完全不同的人生,個性截然相反,不過,我會找到你的。

下個世界,我們在那裡相遇吧。


评论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