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呼吸一樣廚著愛醬和rui天使

寶塚Maamaka /Maadai /Airiku/Akkisao
三國丕子四友中心
德三羅希不拆不逆

 

(Maamaka) Halfway to Nowhere 42-45

*Riku愛有。

*這章甜到怕。




42.

        和希人雖然不靠譜,作品還是挺靠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到原曲以後,她們拙劣的劇本看上去已經初具雛型。為了填詞,那幾首歌的錄音版被做成播放清單輪流折磨大家的耳朵,直接導致她們兩邊房間時不時傳來撞牆的碰碰聲,凜城和星吹一聽見la開頭的曲調二話不說立刻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    真風也覺得快要聽吐了,但她每次看見口中念念有詞在床上痛苦翻滾的朝夏,就會感覺好受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似乎都在飛快的進展著,多虧如此,真風並沒覺得在一起睡的時光使她們有所變化,又或著只是還沒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劇團的事情,其他領域似乎也在飛速地向好的方向行進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從圖書館抱著新的一疊書回來的時候,真風差點以為自己走錯了房間。

        寢室至少表面上看起來一直都是整齊的,而現在,一向被隨意塞在抽屜裡的筆記紙雪片般散了一地,朝夏一個人站在紙堆裡對著手機又叫又跳,絲毫沒有注意到真風的到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Aya chan!Aya chan!妳聽到了嗎Aya chan!是我!真不敢相信是我!發表完之後我就以為肯定沒戲,現在連原稿都找不到在哪裡了!然而竟然是我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?第三格抽屜的紅色檔案夾?妳怎麼知道......我擦,還真有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簡直可以列入七大不可思議,妳知道剩下最後一個名額是研究生嗎?我才大三!大三!」

        朝夏興奮地原地繞著圈圈,一轉頭,就看見真風抱著一堆書站在門口。她驟然停下,背後是唯一一扇日光來源,軀體邊緣有一層金邊,眼睛底下還有兩輪黑眼圈。她朝真風露出了一個大大的招牌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設計雜誌校際比賽,老師說可能讓我去參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真風小小爆出歡呼,然後抱緊了她。書掉在地上,發出無人在意的巨響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可以做到的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前輩......Maa sama!」

        妳當然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真風沒有說出口,朝夏收緊了手臂,說:「妳今天回去睡吧,寫完我會第一個告訴妳的。」






43.

        朝夏要閉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寢室的時候Riku正好在擺弄她的新杯子。加上之前丟下新室友一個人住的事,真風心中愧疚,向她道了歉。Riku樂呵呵的擺擺手,似乎沒覺得兩個人和一個人有什麼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蒼羽爬回上鋪,真風聽見遊戲音效壯烈響起,乒乒乓乓了一陣,帶笑意的洪亮話聲突然傳來:「能和喜歡的人住在一起真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真風悄悄上揚了嘴角弧度,也笑著回答:「妳想和愛醬住嗎?我可以跟她換房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上鋪啪的傳來螢幕閉合的聲音,響動霎時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床邊冒出一張圓滾滾的臉,雙眼睜的大大的:「妳說啥!妳怎麼知道的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..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因為我視力尚可?

        她們無言對視一會,頭顱自己縮回去了,緊接著傳來砰砰砰搥打枕頭的聲音,夾雜不知是懊惱或羞恥的哀嚎,像小動物一樣一驚一乍的,恨不得在床上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一定是......一定是Kiki或是Monchi跟妳說的!」

        Riku一定很常被賣。

        真風終於忍不住大笑:「星吹說,妳高中的時候被她們打了一頓才變成朋友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打了一架不是被打了一頓!」上舖傳來崩潰的低吼,Riku已經恨不得把星吹拿來配明天早餐了。

       「愛醬知道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沈默總是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刻降臨。最後她終於說:「不是大家想像的那樣,我欠她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蒼羽的陳述其實很是奇怪,只是那時真風已經無暇他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像是生平第一次,卻又像毫不陌生的,同時感覺悲傷和甜蜜。這時候的她可以以為,自己和任何人都是心意相通,卻又是前所未有的孤獨一人。就像此刻她感覺蒼羽是多麽可親可愛,實際上即使他們就正在對面,也終不能以言語互相表述。

        真風知道自己一直都不是個純粹順從感性的人,她有很多躊躇,有很多膽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心中的聲音終於難以忽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我好像,我喜歡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彷彿聽見星吹說......誰又是容易的呢?






44.

        她幾夜沒睡好,總是做夢。夢見櫻花漸漸滿開,露出裡頭金色花蕊,夢見結霜成雪,掩埋過後又一次生生不息。夢見斯坦和丹尼爾在黑暗的道路上奔跑,沿途路燈依次亮起;夢見流動的沙漠裡,埋藏一隻沉睡的黑豹。

        夢見一位太空人跳上他的小飛船,飛船卻只是噗嚕嚕顫抖,怎樣也無法發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倏然張大眼跳了起來,原來是枕邊的手機在震動!

        蒼羽在自己的床位上呼呼大睡,毫無察覺,真風盡力壓低聲音:「前輩,現在是凌晨兩點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知道啊,妳還沒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還沒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好,穿衣服,樓下門口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莫非妳寫完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她能想像朝夏露齒一笑:「還沒,來帶妳去兜風。」



        「這是之前在山坡上寫劇本的時候發現的,看,妳沒想過要再往上爬吧!」

        山丘頂端,竟然有一個木板拼成的小平台,能俯瞰整個大學城的夜景,甚至望見外面城市的繁華。底下鐵軌貫穿山洞,學校裡流出的小河像星帶,熠熠生輝。

        真風和朝夏並肩躺在平台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「Maa sama為什麼會想要做劇場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是說......Maa sama喜歡畫畫、喜歡戲劇,但是不喜歡做設計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朝夏奇怪的看她一眼,眼中的光點因這個轉頭的動作而閃爍:「誰說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只是好奇,為什麼妳得知有機會參與比賽團隊的消息,反而更......更努力的研究劇本了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朝夏了然的笑笑,反問:「Yurika喜歡現在的生活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真風本能地不想回答這類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夏更樂了:「雖然妳可能會覺得迷茫、失去成就感、無法期待未來,還有一大堆情緒問題要處理,但這段時間真的是人生中最自由的時候哦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很愛這個地方。這座像是要將城市圈養的山,這座無趣的小城,這些驚才絕艷的人們,這份無憂的短暫自由,每天都像是時間不夠用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她坐起來,拉了真風一把,山丘很淺,那些星星點點的光亮都還離她們很近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朗的風迎面撲來,帶來山間草露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妳看,這裡正好可以看見城市的全貌。看著這些光亮,妳會感覺到什麼?」朝夏伸出手,指尖好像能穿透、撥弄那些光點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感覺到孤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她說。

        夜空如水澄淨,即使城市裡的那些光亮遮擋了星星的光芒,山丘上能望到的星圖依然壯觀。

        藝術家必習於自苦,如果我將精粹的孤獨保留、描繪下來,那是藝術。如果我利用瞭望遠處給我們的孤獨感去感動、同化別人,藉以定義我所想要傳達的目標訊息,那就是設計。所以說無論最後是插畫、是極簡、是抽象,首先還是需要有所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僅這一次機會,我們擁有這些星星。*」她轉過來:「我們的心,我們的軀體,也僅僅只能擁有這一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真風內心驚濤駭浪,她收穫了朝夏第一次對她敞開心扉,她此刻彷如伸手,能如朝夏觸碰那些光芒一樣,觸碰她透明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「Yurika!」真風抬起頭來。

        朝夏無比認真地看著她,那張圓臉上嵌著的一雙眼睛亮得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抱歉。其實我知道,妳答應我要演斯坦的時候,是有點情勢所迫的,所有事情都要付出代價,讓妳做這些一點都不公平。我知道,所以,如果妳想退出......現在就可以退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是她第一次如此坦白,真風有點微微失措,可是心裡又覺得,她想要說的其實是——「相信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她說:我相信妳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夏笑了,好像早就成竹在胸:「謝謝。」






45.

        「會跳舞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會一點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就覺得妳會跳舞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奇怪了,之前妳也說『我就覺得妳會演戲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誰知道呢,說不定我見過哪個平行世界的妳就是會跳舞又會演戲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麼那個平行世界的妳應該是比我更會跳舞更會演戲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朝夏接過真風遞過去的手,向後一步,於是真風便向前一步。她們以手臂銜接彼此,互相有不易察覺的猶豫。開始的時候,她們朝同一方向前進,同時撇頭,然後偷看著對方嚴肅的表情爆笑出聲。接著她們開始在移動途中,想辦法絆倒彼此,直到最後她們才終於想起了跳華爾滋。

        真風全然放心的將手腳交託給重疊她手臂的另一個人,進退的緩慢,並不難跟上,就好像她們已經這樣做了千百遍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正因為無可失去,才要在唯一的人生裡賭上一切,不要向我傾倒痛苦,淚水會隨時光飛逝..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朝夏開始低低的哼起熟悉的曲調,真風驚喜與她相視一笑,同時放開彼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真風:「奔跑吧!奔跑吧!所謂幸福是何物!總有一天會抵達我的世界!」

        朝夏:「風啊!風啊!今天也彷彿在訴說著什麼。心潮澎湃,在這座夢想之城!」



        最後一句台詞說完她們同時倒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哈!星星好像在旋轉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Maa sama覺得再往上走一點能不能望見海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朝夏笑了一聲:「妳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結局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頭緒,還沒決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一會她又說:「時候未到吧,丹尼爾和斯坦會自己決定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真風心裡突然有所觸動,她問:「『半道』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告訴妳。」



        斯坦是煽動丹尼爾前行的重要角色,就好像在現實中由她執那一張畫那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斯坦從一開始......就是最適合她的。這個念頭一閃而過,又緩緩沉下,被其他想法所淹沒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會不會有一個平行世界,在那裡,演員是她們的天職,演戲是她們的天賦,就像現在執筆是她們的天賦那樣,穿梭戲台,在故事筆墨間自由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後這些以無數巧合串連在一起的故事,又成為了另一些的小小世界,好像死神真的會愛上凡人,旅人被古帝王的魂魄糾纏,斯坦和丹尼爾莫名展開一場大逃亡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此刻名為「真風涼帆」的外殼自繁天星辰中降落,緩緩貼合在這山丘上,那麼身邊人的面貌或許將有千千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露深夜重,再過不久,夜色也將褪去。或許是該打起精神迎接日出的,只是她們都太累了,忘記和彼此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,就這麼躺在朝夏的外衣上睡過去了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暑假結束的時候,角色也確定下來了,她們終於準備開始招人。
















(tbc.)




*“We had the stars, you and I. And this is given once only.” 來自小說《Call me by your name》。

*我對舞步一竅不通。

*Riku自己看Riku愛:R(???)愛

愛醬看Riku愛:R→←愛

全世界的人看Riku愛:R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愛


不介意的話,請在評論區跟我說說話,評論能使我燃燒。




评论(6)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