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呼吸一樣廚著愛醬和rui天使

寶塚Maamaka /Maadai /Airiku/Akkisao
三國丕子四友中心
德三羅希不拆不逆

 

後記嗎?

回來了!總算趕在一月結束前寫了一篇,我是個好勞模,我還能繼續愛。


其實一開始只想寫小白臉跟死妹控(


這個世界的明日香就是明日香,諭里華就是諭里華,她們是戀人。明日香要去見這個世界的諭里華,坐上了這班火車,卻看見車上有另一個諭里華,內心是驚嚇的,而且很快就知道這不是自己的諭里華。這個諭里華我們姑且稱之為世界B的諭里華,在世界B裡並沒有一個明日香的存在,或說還沒遇見。隨著火車開動,可能是彗星,也可能什麼原因也沒有,她們穿過了幾個平行世界——小白臉、王家、一粒沙、神神、還有最後是某個現實世界C,那個世界是真風與朝夏的世界,明日香沒有被諭里華給追上。


當裡頭的人置換,「諭里華」「明日香」只是指稱她們的外表,人稱變成「他」。明日香之所以問最後世界的諭里華那個問題,是因為她不贊同註定的這個說法,她的諭里華在那個雪夜牽住了她的手,而這個諭里華卻沒有。這個諭里華是唯一很快察覺到對面的人不是自己認識的明日香,在最後也明白過來,原來這個世界自己和明日香是在一起的,之所以能明白的那麼快,大概她也一直對於沒說出想說的話耿耿於懷。


主世界沒有特別設定,可能心裡是套用另一篇halfway to nowhere。梗來自電影彗星來的那一夜,對火車的想像來自愛在黎明破曉時(根本不是俄羅斯啊!)。之前看到SA圈的維他茶太太寫過一篇同名短篇,就一直很想寫寫看maamaka平(交)行(叉)時(同)空(人)。


明明要考雅思卻跑去日本看愛醬完全沒念,所以接下來又要繼續消失一陣子。


最後恭喜maa君入東寶!新照美的我痛哭失聲(



评论(1)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