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呼吸一樣廚著愛醬和rui天使

寶塚Maamaka /Maadai /Airiku/Akkisao
三國丕子四友中心
德三羅希不拆不逆

 

我向P說,最近平均睡不到五個小時。

檢驗的時刻來臨的時候卻依舊心虛,有時候會想,是不是應該對自己再狠心一點?

P說她有時也這麼覺得,可是我們不能這麼做。

有些人能對自己狠心是因為他們有深刻的動力、遠大的志業、堅定的方向、堅忍的性格......等等。但像我們這樣原本貯存燃料就稀少的人,只會很快地燃燒殆盡之後什麼也不剩。

於是我們擁抱彼此,宛如世上最後一個知音,然後揮手道別。

又是什麼也沒做的一天!






评论
热度(1)